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宇宽 的博客

理性评论

 
 
 
 
 
 

资本的屏蔽还是权力的屏蔽?——“包工制”的理论纵深和中国实证

郭宇宽

关键词:包工制 无产阶级化 交易成本 寻租 土地财政

摘要

中 国建筑工劳动条件较为恶劣,待遇低下,而且时常被欠薪这一社会事实,近年来引起不少社会学者的关注。其中有人如潘毅教授,卢晖临教授注意到中国建筑工普遍 采取包工制,甚至层层转包的现象。认为这两种现象具有逻辑关联,包工制是造成劳资关系被掩盖,建筑工人待遇恶劣并被欠薪的原因。而笔者认为在分析中国建筑 行业现状中认为,在解释当代建筑工为什么普遍接受包工制,而且延期付酬这种方式时,经济学传统中对于交易成本,管理成本,不完全契约等理论假说,依然具有 解释力,是不可跳跃的理论对话对象。而从实证的角度,当代的包工制,其实更应该被解释为在中国当前一系列不合理的政策、法规和制度的约束条件下,建筑行业

作者  | 2013-1-5 11:17:06 | 阅读(14560) |评论(14) | 阅读全文>>

“仰望现实主义”在中国

2013-1-5 11:16:27 阅读11861 评论7 52013/01 Jan5

我对文学是怀有期望的,虽然我原来学的是理工科,但我觉得没什么比文学艺术,更能滋养人的灵魂,前提是如果我们相信人有某种灵魂的话。

前些日子陆续几个朋友推荐让我看一本书叫《二号首长》,据说当领导的现在都看这个,描写中国官场特别生动,看了这个才能学会怎么在官场混,我倒也没什么兴趣在官场混,不过被推荐的多了,出于人类学的好奇心,都想买来看看。

这 个书还很畅销,在机场到处都有,有一次坐飞机的时候,我就买了一本旅途中看,结果这个书还真很容易看进去。故事内核很简单,单线叙述,讲一个复旦大学新闻 系毕业的,到省级报社当记者,混得处处不如意,老婆都看不起自己,想调戏自己的女实习生,人家死活不从。结果他意外因为同学关系交了黄盖运,当了新来的省 委书记的秘书,人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不仅老婆开始讨好他了,连原来的女实习生还有众多电视台花旦女主持人,都跑来主动投怀送抱,中间穿插了这个中央来的

作者  | 2013-1-5 11:16:27 | 阅读(11861) |评论(7) | 阅读全文>>

我为什么要提出“开放力”

2013-1-5 11:15:54 阅读9484 评论3 52013/01 Jan5

很长时间以来,以“执行力”为口号的各种书特别畅销,还有大量执行力培训的机构和培训大师。任何一个组织都需要执行力,但有些培训,把执行力强调到有了执行力,刀枪不入的地步,就有些过了。

这 种书非常和一些老板的口味,这样的企业里常会弥漫一种气氛,就是老板是英明神武的,企业有了问题,就是员工执行力有问题。这种气氛我们中国大陆人应该是似 曾相识的,那个时候领袖的思想总是正确的,我们遇到的困难都是因为我们没有照领袖的指示办,或者把领袖的指示理解偏了。那个时候的中国是一个封闭的社会, 每一个人生老病死都在一个单位里;有些夫妻长期两地分居想调动工作都不行;农民想进城都得领导批准,更不要说出国了;国际上除了阿尔巴尼亚没几个友好国 家。现在在世界上有的国家还是这个样子,它的国际竞争力是可想而知的。中国这几十年取得的发展进步,就是就是开放使整个社会的活力被激发了出来。

企业和

作者  | 2013-1-5 11:15:54 | 阅读(9484) |评论(3) | 阅读全文>>

深化教育改革,支持人大附中改制

2013-1-5 11:15:29 阅读9572 评论2 52013/01 Jan5

前些日子杨东平教授和人大附中的刘彭芝校长掐上了,杨东平教授发表文章“我为什么批评人大附中”展现他确实和人大附中没有任何私怨,但是出于他所追 求的教育公平的理念,认为人大附中的办学貌似成功和“示范”实际上是“竖起一个杆,倒掉一大片”,具体杨东平教授的意见是,一是,人大附中的生源和师资均 靠“掐尖儿”;二,办学理念其实在强化应试教育;三是,依仗优势资源收取择校费或者赞助费。这引起了刘彭芝校长的强烈情绪反弹,甚至威胁要起诉杨教授。这 样的争议已经由来已久,如果刘校长这次不真的起诉杨教授,这样的争论吵一吵最后大家看完热闹又散了。

而据我所知,杨教授和刘校长接下梁子已 经很久了,多年前我就听说过,在有一次杨教授组织的教育公平研讨会上,刘校长介绍人大附中的成就,说学校开设十多门外语,包括西班牙语、意大利语等。在座 的普通学校、农村学校校长忍不住了,说这太不公平了,我们连一门英语都开不

作者  | 2013-1-5 11:15:29 | 阅读(9572) |评论(2) | 阅读全文>>

城市的精神就是容忍  

2013-1-5 11:14:59 阅读13874 评论27 52013/01 Jan5

最近我到一些地方调研城市化进程中流动儿童的义务教育问题,发现各地教育主管部门都有很多困惑。一方面,中央政策规定对于流动儿童应当以全日制公办 中小学为主进行接收,另一方面,本地户籍的家长对所谓的“打工子弟”非常排斥,甚至集体到教育局请愿。假如教育部门还是不愿意将打工子弟清除出去,许多本 地家长宁愿多花些择校费也要将孩子转走,造成一些接受打工子弟的公立学校渐渐变成全是打工子弟的劣势学校,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地方教育部门夹在双方压力 之间,也很为难。

 

当教育部门的干部向本地家长解释政策的时候,本地家长们都能举出一大堆理由,证明打工子弟 的素质有多差,包括讲粗话、不讲卫生等,甚至带到学校的作业本都带着油乎乎的污渍。的确,农民工家庭的孩子与城市家庭的孩子有时候一眼就能分辨出来,但 是,假如我们能够了解城市化的概念到底是什么,或许就能够以同理心来看待这个问题。

作者  | 2013-1-5 11:14:59 | 阅读(13874) |评论(27)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郭宇宽 
专栏作家

北京市 东城区 摩羯座

 发消息  写留言

 
著名媒体人,曾任《南风窗》高级记者和央视《新闻调查》栏目记者,现供职于《南都周刊》,1999年国际大专辩论会最佳辩手。郭宇宽的新闻作品大量关注各种各样的社会现实以及民生问题,主要代表作品有《拆迁备忘录》、《悲愤的朝圣之路——上访者群体调查及对造成上访的制度文化土壤的思考》、《天价住院费》等。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