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宇宽 的博客

理性评论

 
 
 

日志

 
 
关于我

专栏作家

著名媒体人,曾任《南风窗》高级记者和央视《新闻调查》栏目记者,现供职于《南都周刊》,1999年国际大专辩论会最佳辩手。郭宇宽的新闻作品大量关注各种各样的社会现实以及民生问题,主要代表作品有《拆迁备忘录》、《悲愤的朝圣之路——上访者群体调查及对造成上访的制度文化土壤的思考》、《天价住院费》等。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郭宇宽:从卖肝者被打伤看人体器官地下黑市  

2009-06-03 17:11: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郭宇宽:从卖肝者被打伤看人体器官地下黑市

  作者:郭宇宽

  《新京报》5月27日刊发的一条报道,并没有被重视太多,却引起我的很多思索。报道说,5月25日晚,北京西直门北大街43号院发生一起群殴事件,一男子被打伤送医。被殴者系湖北来京卖肝者,向卖肝中介索要费用遭拒后被打。伤者被送往医院后自行离开,目前医院及警方均与其失去联系。

  这是一条让读者心酸的新闻。人可以出卖自己的才干和体力来获取收益,也有色情业者出卖自己的身体,这些都属于出卖“可再生资源”。出卖自己的器官,属于最绝望的情况下才会做出的选择。

  更悲惨的是卖了自己的器官,钱还没有拿到。报道说,被打的卖肝者杨某被警方送医时,“全身多处外伤”,“体内有感染,随时可能休克,有生命危险”,现在竟不知所终。这背后一定隐藏着更大的黑幕,期待有关部门跟踪调查。

  事件背后的体制性问题更迫切需要社会反思。根据我国有关规定,“人体器官不得买卖”。这话听起来掷地有声,也很有正义感,但却缺乏可操作性,甚至从客观上看副作用不小。

  报道提到,《新京报》记者与福建一家中介取得联系后,对方表示,其“不光做肝,也做肾”。可见,国内庞大的器官买卖地下黑市早已形成,而且不可遏止。我的朋友中,就有不少人的亲人得了肝癌、肾衰竭,需要器官移植,于是就托关系买肝、买肾,花费通常有好几十万。其中托关系的曲折经历,都可以拍成电影,而他们无一例外都没有和器官捐出者本人见面,对捐赠者的情况几乎一无所知,但为了救亲人的命,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这些事都经过好几道中间人操作,每一个中间人几乎都要赚一笔,相信落到真正的器官捐出者手里的,只是一个零头。而对于我这些朋友来说,明明是花了几十万的买卖,获得器官的名义却是对方捐赠,从法律程序上讲都有“捐赠者书面同意”。

  “人体器官不得买卖”这样的规定,也许出发点是良好的,但结果却是一个不可遏止的市场成为地下黑市,由于交易得不到法律保护,器官捐献者最后落入黑恶势力的控制之中,酿成更多人间悲剧。

  和很多可替代的需求不一样,对一些病危者来说,器官移植的需求是刚性的,自己家庭内部的亲人中有时找不到合适的器官捐出对象。肝肾之类的器官捐赠不同于献血,捐了一个肾,自己就只剩下一个了,对身体多少会有影响,而且一般只有健康人的肝肾才适用于移植,不像有些器官可以死后捐赠。这样将心比心,除非至亲骨肉,恐怕很少有人会把肝或肾捐给陌生人。

  人体器官的买卖是让人伤感的,但这种买卖的市场也是客观存在的。

  但另一方面,立法允许人体器官买卖又将遭遇不可逾越的伦理和法律难题。而且,新加坡卫生部长许文远曾引述其他国家经验说明,器官买卖合法化未必是解决器官供需问题的最佳途径。目前只有挪威和西班牙能在器官捐献上达到几乎自给自足。在这两个国家里,器官买卖同样是非法的。至今唯一器官买卖合法的国家伊朗,器官移植率并不比挪威和西班牙来得高。

  一面是庞大的器官移植需求,另一面是因法律严格禁止而猖獗的人体器官黑市交易,这是摆在立法者和执法者面前的难题。(作者系资深媒体人士)

  评论这张
 
阅读(827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